學園設定文不對題真是抱歉

 

 

 

氣象廳白天公佈的氣溫,通常得把最高溫和最低溫分別加減個兩度才會接近體感溫度,跨入12月的現在,縱使指針已走過九點,耀眼的太陽勤奮地高掛空中,依然無法改變氣溫只有不到十度的悲傷事實。

 

還記得以前學生時代的體育課,最討厭的莫過於在寒冬中跑步,每次踏步向前,自口中吸入的涼氣變像是要將喉嚨凍僵般,吞下後流竄到身體各部,連帶著一併讓鼻腔也貼上層冰。

 

高野祐衣怎麼也沒料到自己高中畢業後還得重溫這種青春少女才會做的活動--睡過頭匆忙抓起書包向外衝,昨晚花了時間精心準備的便當和早餐就這麼被孤單晾在桌上。

 

「所以說妳為什麼會睡著啦!」

 

「對不起啦!」

 

熟練地轉下公寓樓梯,在奔跑空檔中回想方才確實有把門鎖上,高野瞥了眼住家附近兒童公園的鐘。八點十五分,跑快點說不定還能趕上最後那班不會讓她們遲到的車。 

 

「島田快點啦!」

 

「已經在趕了!」

 

相信了因為今天大學有個重要的課堂報告,前一晚決定通霄準備的島田,讓她在平時的起床時間叫醒自己,高野難得放下每日晨間鬧鐘的角色,窩進棉被裡舒服地睡上一覺,卻沒料到下次睜開眼看到的卻是那人不知何時昏迷在書桌前的狀態,和那顯示著早該出門的掛鐘。 

 

隨意整平的衣著被風吹的凌亂,來不及梳理的頭髮便讓它乾脆隨風起舞,剛滿二十歲的第一堂大學授課便要已如此姿態登場,高野連嘆息的時間都沒能存下,眼下只關心著能否趕上那班電車,要是遲到的話,自己倒是還好,身後同自己喘著大氣的島田花費整整一個月所準備的課堂報告只怕會全部泡湯。

 

不擅長運動的島田在後頭跑地氣喘如牛,張口想是要叫前面那人慢下些腳步,卻被灌入的冷風嗆了一口,兩人就這麼狼狽地跑了三分鐘,最後在剪票口前止步。

 

「快、點,應該、還趕的、上...。」先一步刷票入站,轉過身只見那人蹲在地上翻著包包,高野一股不詳的預感漸漸爬上心頭。

 

「祐衣...我好像沒帶錢包...。」看見她一臉悲傷抬起腦袋,隔了個剪票口的高野祐依才是真正想哭的人。

 

身後,最後一班確保兩人不會遲到的電車,響著刺耳的警鈴關上了門。 

 

 

任誰都看得出高野祐衣今天心情不好,如往常與島田玲奈一起來到學校,兩人在走廊上拉出的距離卻是怎麼也無法讓人不在意。

 

然而命運並不全是殘酷的,在踏入教室後便收到今天教授因為點私人原因會晚點到校,意料之外的空閒是再令人感激不過的緩衝。 

 

把書包摔在靠窗的座椅,高野翻出錢包轉出教室就往販賣部走,將一身不悅全沾上與她擦身而過的同學。

 

「祐衣今天心情很差耶,怎麼了嗎?」試探性地問了看上去很是失落的島田,對方只是扯出一抹乾笑便回到座位準備報告。餓著肚子,掛著睡眠不足的黑眼圈,更糟糕的是高野的壞心情,明白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全在自己,她也只能默默地縮在角落,先將當務之急完成。 

 

 

高中畢業後,同樣有著想離家生活想法的兩人決定了同居,自小便是青梅竹馬的島田玲奈和高野祐衣對彼此的個性習慣是瞭若指掌,過去也常常窩到對方家過夜,如今的生活只是日常角色中減去了大人,變成單獨兩人的世界。

 

與其說是戀人,倒更像家人,『總覺得跟島田的話,就算成了老婆婆感情也能一直很好。』面對高野某次無心的談天話題,另一位當事人是在午休飯桌一角羞紅了臉,換來對方帶點惡趣味的淺笑。 

 

 

「祐衣這次真的很生氣呢......。」一句呢喃沒有被旁人接收,自言自語中除了愧疚便是懊惱,哈欠連連,手中的講稿被劃上了不同亮色的標記,文章段落間偶爾會出現高野的字跡,『加油~』『這裡錯了!』,還附贈長相奇妙的塗鴉,被報告壓力追著跑的不是只有自己,但是她仍會抽出時間來關注自己的每分每秒。

 

『只有這個絕對不能搞砸,道歉,就等報告結束吧。』

 

總算定下了心,島田玲奈掛起眼鏡,把握最後的數分將之全盤複習。 

 

 

授課順利結束,也許是晨間運動消耗了大部分的體力,餘下的專注力正好全被投注在報告上,過程順利的連島田自己也無法置信,雖不知是否是這一個月的累積發揮了成果,至少最後的結果是成功的。

 

站在台上操作著電腦,偶爾將視線停留在坐在台下的高野身上,那人散發出的拒絕隔了距離卻還是懾人,撐著腦袋翻著書本,絲毫沒有抬頭看螢幕的意思,島田第一次切身嚐到被台下聽眾不理不睬的難過,又或者那份難過只是針對高野祐衣的拒絕,儘管不願意,她仍舊明白,亦無法藏住那份失落。

 

 

該來的還是躲不掉,縱使在校內能迴避與對方的交流,但畢竟家是同一個,一過正午缺少太陽便迅速下降的氣溫中,誰也不想在外頭多逗留一分一秒。

 

規律搖晃著的車廂中,兩人忠於每日習慣地並肩坐在隔壁,原本預想高野會挑選較遠座位的島田不免吃了一驚,沒忘記早上和自己的約定,在腦中整理好思緒後轉身便想道歉,卻被對方的突然的舉動打斷了節奏。

 

面前出現了個白色的紙袋,只見高野將印著鯛魚燒的袋子舉到她面前,冒出的熱氣在眼鏡鏡片上鋪了層白霧。「妳一整天都沒吃東西吧。」面無表情讀不出喜怒哀樂,她膽怯地接過紙袋,視線游移於鯛魚燒跟高野之間,過了許久仍無法鼓起勇氣咬下。

 

「不吃,等等暈倒在路上我可不會背妳。」平靜無起伏的聲調與平時的情緒狀態並無相異,島田還是無法確認她的怒氣是否已消。 

 

好甜...。

 

被燒的燙口的鯛魚燒, 熱的外酥內脆的外皮徹底鎖住了裡頭甜膩的暗紅,咀嚼著和進果實的紅豆泥內餡,舌頭給出了客觀的信號,想是放的有些過量的砂糖,將紅豆原本自然的風味掩去不少。直到被高野提醒的瞬間,島田才想起這是今天她首次進食。

 

「對不起......。」嚥下魚尾巴後怯生生的一語道歉傳出,沒有勇氣轉頭確認高野的表情,只能垂下肩暗暗愧疚,不到半滿的電車車廂,空氣沉悶地令人難受。 

 

「報告,成功了呢。」停下滑手機的動作,沒有把視線放上旁邊的,高野如此說到。話聲聽不出情緒,是高野祐衣一貫的特色。

 

「嗯。謝謝...。」原因不明的道謝,這人今天需要道歉道謝的事情太多了,僅僅一句話根本無法全部收納。然而高野卻像是不在意的,調整了坐姿挺直了背脊,肩頭的角度也刻意壓至針對島田的專屬位置。「快吃吧,吃完後睡一下,到站我會叫妳起來。」 

 

白天的氣才不會像過去年輕時少架帶到下午甚至影響整天,看著這人每天從不間斷的努力,卻總是會在關鍵時刻出紕漏,高野就是無法放心將視線轉移,一定要有個人在她身邊好好守著否則絕對不放心,上課日按時起床也會有困難的粗心性格,也許只是單方面這麼認為,但高野祐依實在無法想像島田玲奈身邊沒有自己會發生多麼可怕的事。

 

往自己臉上貼金又如何,不否認有時候的確很麻煩,但看著島田慌張的樣子對她來說似乎已成一種娛樂,一種習慣。 

 

看著她卸下心防靠在自己肩頭熟睡的模樣,高野無奈地輕笑。真是,讓放不下的傢伙啊。

 

伸手捏住島田的鼻子,讓她因呼吸困難而皺緊眉頭,高野一句輕聲被掩於晃動的電車音效。

 

「好好休息吧,玲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猫 的頭像
山猫

山猫的碎碎唸

山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夜羽
  • 阿阿阿阿阿
    ゆいぽん好溫柔好帥氣>/////<
    對不起我一大早發瘋www
  • 好早!!wwww
    沒關係我也是半夜不睡覺在發瘋所以ok的!(?
    是吧是吧好帥好溫柔好想嫁給她啊!!!!

    謝謝留言(*´艸`*)

    山猫 於 2013/12/10 15:17 回覆

  • 企鵝君~
  • 佑衣的細心 正正就補了しまれな的粗心大意 不過しまれな確實不太靠譜就是。
    佑衣桑 我家的小玲奈就一生拜託了
    (靠!你這語氣是怎麼回事啊企鵝)
  • 祐依啦!『祐』依!!!
    要記熟啊!!!!
    當然要一生關照啊(*´艸`*)

    謝謝留言!

    山猫 於 2013/12/10 15:18 回覆

  • 山本pro
  • 島田真讓人擔心)))
    不過有祐衣在
    絕對
    沒問題的
  • 真的很令人擔心ww
    不過我相信島田一定沒問題的,雖然這自信沒什麼根據wwww

    謝謝留言!

    山猫 於 2013/12/17 23:29 回覆

  • 企鵝君
  • 用手機岀不了字
    對不起/-\
    我家的しまれな可是很粗心大意的
    拜託了衣桑(為什麼企鵝你像嫁女兒)
  • 我不會把しまれな讓給企鵝的!!(是在激動什麼
    話說這兩隻今天又安定的閃了,開心啊(*´∀`)
    謝謝留言~

    山猫 於 2013/12/17 23: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