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很~久以前的存檔放上來拖延

熊桑尾巴坑設定 

 

 

盛夏中沒開空調的房內讓她悶出一身黏膩,久未發洩而積蓄的慾望更是讓渡邊難受地扭動身軀,她抬眼看向身邊熟睡著的山本,藏在細薄睡衣下的銅體很是誘人,舌舔過酒色朱唇,慾望小火加溫血液,接近沸騰。

 

只是一點點應該沒關係吧?

 

難得在黎明前就醒來的渡邊將危險的吐息散於山本無害的臉龐,一雙纖細的指輕輕點上她的頰,睡衣掩蓋住的頸子上有淡淡咬痕,淺淺,宛若清晨曙光轉瞬即會消失。

 

妖狐一對魅眼細起,將露出的尖銳獠牙置於那即將淡去的痕上,舌輕滑過肌膚似是消毒。見到那人並無反應,渡邊扶著她的頰,滴著慾望的利牙狠狠透入山本體內,貪婪地吸取那珍貴的液體。

 

「嗚!」輕如蚊蠅的悶哼響起,彩反射性地揪住美優紀的衣角,被吸取的快感讓她蹙起眉加重了喘息,美優紀毛絨絨的尾巴掃著她的大腿,不斷撩撥她搖搖欲墜的理智。

 

「嗯……。」不知分寸的,美優紀像是早已忘記當初不打算吵醒她的小心翼翼,跨入彩雙腿中的越矩行徑簡直就像刻意挑釁,吸食帶來的無盡快感讓她舒服地閉起了眼,漸漸加溫的慾望更是有無法停下的趨勢。

 

冷不防一個翻身,美優紀孱弱的身子不過一瞬變被山本反壓身下,她居高臨下看著膽大包天的小狐狸,血色的瞳孔逐漸深邃。

 

「別太過分了……。」血族的獠牙亮出,低沈嘶啞的嗓音聽在渡邊耳裡竟像是種催情劑。

 

渡邊舔過唇瓣,將嘴角的鮮紅收入口中。「人家還以為さやかちゃん是因為很舒服所以才故意不醒來的呢~」

 

絲毫不把那威嚇放入眼裡,美優紀揪著彩的睡衣,狡猾的眉目送出邀請。

 

「那麼……要繼續嗎?」

  

 

空著腹一大清早被吵醒的山本似乎心情不是很好,粗魯地把渡邊的雙手壓制在腦袋上方,單手按在她的腕上,惹得她吃痛地低鳴了一聲。

 

「さやかちゃん好粗魯……。」不滿地嘟起小嘴,渡邊臉上卻不見一絲不滿,反倒像是在品嘗這與平時風味不同的早餐。

 

「吵死了。」看向那狐狸的眼神很是不屑,因為方才的翻身使的渡邊上身的睡衣起了皺褶,只扣了兩顆的鈕扣根本起不了阻擋作用,雪白的肌膚就這麼暴露在外,那底下縱橫流動的美味艷紅讓彩下意識嚥下口期待。

 

「今天…不像平常那樣硬來嗎?」帶點調戲的,蓬鬆的尾巴輕掃過她跨在自己雙腿間的膝,美優紀對彩莫名的停頓感到不解。

 

該不會是沒吃早餐就會低血壓的類型吧?感受著她灼人的視線,美優紀對這樣的空閒竟感到有些不悅,方才啜飲的腥紅味道早已散去,沒能飽足反遺下更多空虛。

 

「さや、嗯啊!」冷不防,尖銳的獠牙刺入頸脖,瞬間勾走自剛才起就飄浮不定的心神,慾望如風暴覆蓋下的汪洋被掀起一層層浪潮。

 

上身被固定無法亂動,美優紀只好抬起雙腿主動攀上彩的大腿,那人卻是故意將膝蓋向前移,不斷摩擦那脆弱柔軟的部位。隔著薄薄的底褲也能感覺到的燙人熱氣撒在彩身上,文火不知何時被調大,渡邊的身子溫度高的似乎隨時會融化。

 

「嗯、啊啊…!」省略所有前戲,彩直接放入兩指,疼痛和著飽脹的滿足感如千根針刺入腦袋,全身上下所有細胞都叫嚷著更激烈的破壞。儘管那處早已溼透,彩的突然仍給予美優紀大量痛楚,緊皺的眉及溢出眼眶的晶瑩像是快感積蓄過量化為實體,她抿了抿唇,把她的一切不溫柔皆收進心底。

 

「吶…美優紀……。」山本彩繼續手上的動作,無視渡邊缺氧半張合的難過表情,唇貼上她的耳畔,細細道出讓美優紀驚訝無比的話語。

 

「我沒說過吧……其實我一直覺得妳很漂亮呢……尤其是這種時候……。」

 

聽在渡邊耳裡絕對算不上稱讚的語句,正當她準備張口反駁這挖苦似的嘲諷時,卻對上山本彩的一臉認真,妖媚的血瞳染著情慾,那深處的真誠卻是清澈見底,使她不禁愕然。

 

「嗚嗯啊啊──!」用力張口咬下,在吸取的同時加快了手上的動作,被禁錮的姿勢似乎更能引起快感,美優紀緊抿下唇沒能阻止嬌聲漏出,一聲聲破碎呻吟如醉人樂曲,朦朧了彩的心神,高貴的血族無藥可救地沉淪於妖狐的誘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猫 的頭像
山猫

山猫的碎碎唸

山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企鵝君~
  • 最近的山貓桑好嗎? 好久不見了在忙嗎 五月我會到日本參加握手會 有機會見個面吧
  • 好久不見了ww
    我現在在台灣了喔,下一次去日本是5/31的大阪場高嶺の林檎個別,企鵝君是哪場呢?

    山猫 於 2014/04/21 14: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