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象預報偶爾的失靈總是這麼巧,突然的午後暴雨打亂了規劃精緻的約會,喪地看這牽成銀白連線的雨水重重敲在玻璃窗上,外頭一片灰白模糊,矢澤にこ指尖點上窗沿,忍不住嘆出失望。

 

「好好的約會就這麼泡湯了……。」

 

艷紅的寶石閃爍淺而易見的焦躁,期待已久的金周,計畫許久的約會,全被不作美的天公乾脆打斷。

 

回身環顧四周,以白色為基調的客廳、只在電視裡看到過的石砌壁爐,銀灰色大理石上頭擺的家族合照:看上去像是父親的嚴肅人物雙手搭在一頭焰色長髮的女孩肩上,身邊站著的母親柔微笑著,與女孩燦爛的歡愉成了微微對比。

 

也能露出這樣的笑容啊……。

 

矢澤勾起淺笑,眼裡漾著面對妹妹們時的柔情。對矢澤來,社團裡的後輩都像是妹妹一般惹人憐愛,儘管本人不承認,比起其他人,她對那紅髮口是心非的學妹是更加疼愛。

 

「話回來,真姫ちゃん跑哪去了?」

 

好笑地看完壁爐裡那孩子感謝聖誕老人精緻的壁畫她這才想起這次約會的另一主角從剛才就不見蹤影,起身看向鋼琴上作業至一半的譜面,にこ皺眉偏過頭,約好了到客廳集合的本人卻遲遲未現身,懶得在過大的別墅裡定向越野,她直接翻出口袋裡的手機,連看都沒看便按下通訊履最上面的號碼,無機質的電子音在眉間刻下越來越深的痕,最後斷於語音信箱的提示。

 

眼角略帶不悅地垂下,嘴裡嘟囔著將視線轉向外頭,窗外的暴雨看樣子不打算停歇,にこ只好把到河邊遊戲的預定改為在別墅裡尋找真

 

轉出客廳,踏在過長的迴廊上,一邊感嘆著真不愧是有錢人,心底某處又是不平衡又是自滿的,各種複雜的情緒一股腦兒地湧上心頭。

 

μ's九人合宿時都嫌大的別墅,一家三口就算再加上管家一人,怎麼看都塞不滿的空間,就連輕聲嘆息都彷彿能傳成回音,にこ想起自己那狹窄的老舊木造舊宅塞了四個人,吵鬧聲不斷的妹妹們,總是忙碌,卻會將少少的休假全留給三姊妹的母親,倏地,她竟然對那孩子生了莫名的同情。

 

在廚房停下腳步,饒富興味地一樣樣檢成套的高級廚房用具,思量著餐或是下午茶的菜單,無聊時總會構思料理容幾乎是所有會做菜的人的共同習慣,亦是にこ的興趣之一。

 

記得真家也是這麼大吧,一個人在家不會寂寞嗎?

 

這麼起來,似乎從未詢問過亦從未聽那孩子主動提起過,獨自一人時都在做些什麼,按照那孩子平時的習慣看來,或許會得到「當然是作曲跟念書啊。」這類的呆板回答吧。

 

對得出的答案看上去是相當滿意,關上冰箱門的同時にこ也規劃好了菜單,哼著小曲踏上二樓的階梯。指尖順著木製扶手上滑,帶了點月痕跡的紋路輕咬著纖細的皮膚,她並不討厭這若有似無的刺痛感。

 

上了格局方正的二樓,對寬敞到能容納兩三人平行通過的走廊及數間房間先是再一口嘆息,壓壓眉心暗暗喃喃要自己趕緊習慣接踵而來的格差事實,想起上次合宿時放著偌大的別墅不睡,跟絵里擠在一頂小帳棚哩,にこ這才發現她是頭一次踏上這個空間。

 

「那麼,真姫ちゃん在哪裡呢~」依稀仍聽得見雨打在建築外的音,偶爾參了點不豎起耳細聽便會被認為是錯覺的雷響,拖鞋在木地板上踏地沙沙作響,不諧和音在悶濕的午後進入新的樂章

原本打算一間間照順序開門看那失蹤人口究竟何處,酒色的瞳卻在此時瞥見了在陰暗長廊裡,唯一透出光線的那間房。

 

「まーきちゃーん。」拖著長音轉開門把,燈火通明的小房間卻是空無一人。挑起一邊眉毛環顧室天花板的大燈被調至最大,沒人使用的書桌燈孤獨地發著光,甚至連床頭的夜燈也被點亮,天藍色的窗簾被緊緊拉上,掩去了外側豪雨。

 

「まきちゃ、」轟隆,震耳的雷響彷彿落在耳邊,一瞬間刷白的窗簾顯示著方才的雷鳴離屋子並不遠,にこ反射性縮起身子的同時一聲細細悲鳴傳入耳中。

 

「真姫ちゃん?」循著聲讓視線落在角落的衣櫃,想著該不會吧應該是錯覺等等,指尖在空中遲疑了下後將門拉開。

 

西木野真瑟縮成一團背向著自己蜷縮在衣櫃裡。

 

「……」驚訝不解嵌滿了一對紅寶石,張口又閉上轉著腦袋就是無法想出此刻到底該如何搭話。轟隆!強烈宣示自己的存在的雷公又一次將怒吼放於附近山頭,僅是一瞬間閉上的眼並未漏看縮在衣櫃裡那孩子與巨響近乎同劇烈顫抖的肩頭。

 

怕……打雷嗎?

 

沒好氣地嘆出無奈,にこ拉開了另一側門讓整個衣櫃敞開,跨進裡頭伸手從後方環抱住真,靠上對方右肩的額頭感受到不同於方才的顫抖。

 

「に、にこちゃん?」和著鼻音的喚聲除了驚訝更帶著疑惑。為什麼會是疑問句啊,在這裡除了にこ跟真姫ちゃん以外還會有誰在啦。忍下了腹中的吐槽與想捉弄這孩子的壞心,にこ輕聲開口,語氣是鮮少在成員們面前出現的輕柔與寵愛。

 

「真姫ちゃん都跑到哪裡去了,外面與好大雷聲也好大,にこ一個人好害怕喔。」

 

「對、對不起……。」

 

不同於平時帶刺的回應,率直的道歉悄悄鬆開了某處的螺絲,讓心跳微微軌。

 

「真姫ちゃん也很害怕嗎?」輕輕的,卻清楚傳入耳中的平穩音調緩和了因雷響而顫抖的肩,方才的啜泣轉為較平坦的嗚咽。不符合外表的強大包容力,唯有這時候才會讓人想起矢澤にこ其實比西木野真大了兩,甚至是從中學起便代理母職,管理著整個家庭、照顧著下面一對雙胞胎

 

額抵著肩,真度和味道透過棉質的上衣傳了過來,呼吸間全都能感覺到真,略高的體灼著她的理智,心跳軌後似乎在短時間沒有回穩的打算,莫名的飽足感充斥著全身,環在對方腰間的手臂悄悄縮緊,鼻尖如犬類撒嬌摩娑著柔軟的背部,貪婪地想將這份暖全收為己有。

 

「好點了嗎?」感受著逐漸穩下的抽泣,にこ鬆開懷抱讓真面向自己,瓷白的指尖抹去了爬了滿臉的,哭腫的雙眼更是讓她忍不住自責,要是更早一點發現就好了啊……這孩子一直都是一個人面對這樣的雨天嗎

 

放輕力道用拇指揉著真泛紅的雙眼,方才離手,一對凝滿水氣的紫色水晶就這麼直直撞入視線,泛著光的眼瞳比平時、甚至比在舞台上被聚光燈環繞時更加晶亮迷人,深邃魔幻的紫悄悄施放著誘惑人心的魔法,被狹小不通風的衣櫃悶出了些許紅潤的面頰,被害怕咬出痕的唇瓣,西木野真的所有表情都讓矢澤にこ為之心動。

 

「真姫ちゃん……。」扶著那孩子的雙頰,刻意忽略那對寶石中一閃而過的驚訝,にこ傾身吻上真掠過柔軟的舌到了鹹澀,指尖觸到了耳,磨擦出更深層的慾望。

 

貼上、分離後再貼上,蜻蜓點水般的吻像是第一次觸碰戀愛的中學生般青澀惹人憐愛,明白這個總愛裝成熟,心卻著童話故事般夢幻的戀人的可愛心理,にこ放慢了腳步小火保著,待這孩子完全準備好後才會踏入下一

 

唇分,瞧見真被自己的唾液溽濕的柔軟閃著惹人遐想的光,にこ有些不自然地撇開視線。「好點了?」手滑下,落在對方置於膝上的掌。

 

……。」也許是錯覺,一瞬間在那孩子眼中瞧見的失落順著最後一滴被修長的指抹去,疼惜地摸了摸真一頭焰色,柔順的青絲在指間滑過,最後落於胸前。

 

「一聲不響的不見,讓人很擔心啊。下次害怕的話就到超級偶像にこにー的懷裡吧!會緊緊抱住真姫ちゃん的!」

 

「才不要,感覺好蠢。」

 

「喂!」

 

總算取回了往常的氣氛,にこ一邊抱怨著真是不可愛啊老實其實很高興不就好了云云,起身準備踏出衣櫃,滯空的掌卻被握住,緊張透過指尖傳了過來。

 

「あ、ありがと……。」嬌羞的一語道謝,融於依舊不見停歇的雨後陣雨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猫 的頭像
山猫

山猫的碎碎唸

山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