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設定

 

習慣了自由生活的狐狸,無論面對任何困難危機皆有辦法靠一己之力化險為夷。就算那並非牠自己願意,日常生活依舊會強迫牠必須堅強。

 

狐狸的生活中有過許多來訪者,亦曾經有過數次認為只要自己全心付出就能得到全心回報的傻日子。與人的交流讓牠忘記了自己在人類心中的形象,『貪婪自我不可信』早已注定了每次交往的結果,大家都想在自己受傷前抽離。

 

一次又一次離去的背影讓狐狸明白了,感情並非如市場商品上的標價,付出一百元便能得到價值一百元的回饋。同時也醒悟到不需再為了迎合任何人而改變自己,緣份比一切努力都來的有影響,會留於此處的人不需要自己低聲求取,會離開的人就算剖開內心一切交付也不會施捨一點視線。

 

並非消極的絕望,單單只是轉變了過去的心態不再自怨自艾,一定會有人願意愛自己,只要耐心等待上天想起要為自己安排。

 

下次不會是被人丟棄,自己將會是擁有選擇權的那方,不是自己陷落,而是讓對方落入自己設下的網任由自己遊戲。

 

孰料,理應預想完美的計畫卻又次破了洞,引火自焚是她此時此刻腦中唯一浮現的單詞。

 

 

「究竟要多嚴重的懲罰才能讓妳記住呢?嗯?」

 

「嗚…哈嗯……!」

 

透入體內的指粗暴地來回翻攪,像是要將那人的一切全數掏弄出身般絲毫不存一點憐憫,左手緊扣住她的雙腕,從上望去,瓷白的背已被咬下數不清的牙印,淺,卻似雪白之上的片片血櫻。

 

「嗯、哈啊……!」

 

冷不防被咬上頸脖,渡邊美優紀一聲悲鳴沒能鎖住自喉間溜了出來,儘管雙手被緊緊扣住,那人渾身是直接從背後壓上禁錮住自己,被吸食的快感仍是乾脆地反應於其他地方,發顫的身子、貼於腦袋的一對毛茸耳朵、不斷抽搐的蓬鬆尾巴,以及……。

 

さっ、さや、かっ、!

 

無法控制的,那處的濕潤。

 

挑眉將身下的狐狸搖著腰渴求的淫亂姿態收入視野,山本彩緩下右手的動作,舌尖輕舔著方才刻下的牙痕,若有似無的觸碰卻也撩撥心神。

 

「待在我身邊,我會盡可能滿足妳這隻貪婪的小狐狸的需求。」

 

一語輕嘆警告卻仿若告白,明明認為這話就跟過去遇到的所有人給的承諾般毫無可信度,美優紀卻是不自覺勾起唇角,穩下了喘息。

 

不可能再相信任何甜言蜜語,跟與自己同床的血族之間不過是各取所需的關係。

 

さやかちゃん就這麼喜歡みるきー啊~想要叫妖狐如寵物般待在同一人身邊,血族的自信還真是了不、嗚!

 

出口的諷刺未能完整說出,那處竟是突地多加了一指,突如其來的刺痛彷彿要將下身撕裂地,止住了一切輕浮話語,被玩至幾乎要壞去的身體發出了絲絲悲鳴,方才好不容易才緩下的呼吸又再次紊亂起來。

 

「那只好把妳弄壞,讓妳沒有餘力到外頭去惹事了呢。」

 

鬆開了左手的束縛,不等那人回過神,彩的母指與食指粗魯地探入美優記口中,將對方的舌壓於下顎,指尖滑過獠牙,滴下點點鮮紅。

 

「臣服於我吧,我的小狐狸。」

 

山本彩一句命令入耳,卻好似卑微的請求。

 

 

不知是誰落了誰的網,高貴的血族沉浸於征服他人的成就感中,我行我素的妖狐則樂意地接受對方殘暴的服務,每次的進出都在消磨過去累積下來的強烈不安,隨快感而來的不知名情感讓狐狸有些無措,暗自在心中思量著也許等到哪天不安被徹底磨去便能理解那究竟為何。

 

 

『山本彩,妳是真心喜歡著我嗎?』

 

 

過去從未想過的問題悄悄浮現腦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猫 的頭像
山猫

山猫的碎碎唸

山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ing923
  • 好牙白啊大大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