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條希在進入音之乃木坂高校之前,在邂逅那抹璀璨奪目的金之前,一直深信著自己只能孤老終身。

 

因家庭背景而習慣四處奔波的她早已對與人的交流不抱期待,轉校之際彼此交換電話號碼與承諾只不過是這種場合所設定好的社交辭令,分別從一開始哭的梨花帶雨緊握雙手,漸漸成了悄聲無息的消失,帶著不捨的『再聯絡喔!』彷彿投入池塘的碎石,連回聲亦未激起,僅僅是靜默地沈入水底。教室的課桌沒留下任何痕跡,中學畢業時領到的紀念冊裡全是沒有印象的圖塊,偏著腦袋甚至連哪棟教學樓在哪也全無記憶。

 

東條希是個沒有與人回憶的空殼,反正最終迎來的皆是不再聯絡的結局,那麼何須苦心經營。

 

對人毫無興趣卻又無法完全捨棄交流,好面子的膽小鬼掛著毫無意義的假笑面對一個個湊上前要求占卜的同學,然而長久以來以『卡片的旨意』隱藏的真心,終究是被那道刺眼的橘色太陽吸引,為隱藏自己的不安,東條希逼著絢瀬絵里吼出自己的膽小,推著對方加入那看似瘋狂的計劃,順勢讓自己也跳入圈中。

 

絢瀬絵里感謝東條希的助力,閃著淚光的藍色寶石蓄滿了感謝,最後滿溢而出滑過渲著紅暈的雪白臉蛋。

 

東條希聞言僅是掛著與平時無異的淡笑搖搖頭,伸出手溫柔地摸摸害臊的學生會長。

 

人都是自私的,東條很明白自己這麼做從來都不是真的為了絢瀬,在走廊上問出的『えりち真正想要做的是什麼?』不過是為了逼出絢瀬軟弱的一面,為了讓對方點頭答應亂來的學妹們的計畫。相較於東條希來說,絢瀬絵里太容易理解,僅僅一瞥就能讀懂覆蓋住那對蒼藍的陰霾,想讓她能誠實面對自己,不是為了絢瀬絵里,只不過是東條希的自我滿足。

 

後來當東條希發現自己看見絢瀬絵里在屋頂使盡全力揮汗如雨,夜裡彼此交換著小隊的趣事,以及演唱會結束後的滿足,那與學生會時期受到師長們表揚時截然不同的成就感讓她疑惑了。

 

自己很喜歡這樣的絢瀬絵里,很喜歡看見她的笑容,想讓她露出更多更多這樣的笑容。

 

東條希發現了,發現自己以層層『自私』為由鎖住,不斷欺騙、困擾自己,一直不願面對的,其實是對絢瀬絵里的『愛情』。



又一個徹夜無眠的日子,朝陽毫不客氣地透過前晚未拉上的窗簾侵入,金風即將吹拂的此刻依舊帶了些熱度,染淡那一頭深紫。

 

儘管逼迫自己就算失眠也絕不能躺著使用手機,偏高的眼壓和肌肉痠痛仍是惹地她難受地皺起眉,壓出了煩憂的壑。

 

「還好今天沒有練習......。」疲憊隨低沈的音嘆出,希翻身躲去漸漸爬升的陽光侵擾,埋入枕頭堆裡緊閉雙眼,腦袋卻是越發清醒。理應墜入黑暗的意識此刻竟泛著熟悉的燦金,雖然是頭一次遇到這樣的狀況,但她非常清楚,這已經是重症了。

 

喜歡上自己的好朋友,這不是漫畫小說才會出現的劇情嗎。

 

數不清第幾次苦笑,像這樣躲在棉被裡整理情緒,隔天再若無其事地作為一名稱職優秀的學生會長副手協助對方,在課後的練習一同揮灑青春,甚至在閒來無事時兩人單獨出門逛街,如此高頻率的相處之下竟然沒有露餡,要不是自己太會隱藏,就是對方真的太遲鈍。

 

「一般也不會想到那裡去吧,哈哈。」帶點自嘲的自言自語被軟枕吸去。絢瀬絵里是極其普通的『一般人』,不可能想到最親近的女性好友竟然對自己抱持戀愛感情。

 

希也從沒想過要告白,現在這樣維持平衡的關係是最好的,沒有破壞它的理由。

 

幾乎已成每日課題的自問自答無限迴圈終於告了段落,胡思亂想仍是敵不過疲倦,意識逐漸模糊。



本就有著出眾外表的絢瀬絵里在加入μ's後,人氣已經無法單用扶搖直上來形容。奪目的金髮碧眼無論在哪裡都是眾人的焦點,過去如仿若寒冰般拒絕外人接近的氣場已消失無蹤,現在的她猶如在春季融去涼水,不再凍地蟄人。

 

情人眼裡出西施,東條希非常同意這句話。

 

然而,最近的絵里與過去有些不同。

 

對外的人氣上升是她早已知曉的事實,她所察覺的是更細小的變化。



「えりち最近好像很開心?」熟練地將對桌遞上的會議資料彙整後裝訂,希不著痕跡地將疑惑拋出。

 

「嗯?怎麼這麼說?」蒼色瞳眸一瞬間搖曳,絵里手上的動作並未停下。

 

「是不是遇上了什麼好事呢?人家總是看著えりち,所以再小的情緒變化都能察覺喔~」理應習以為常的惡作劇音調像是點到了什麼開關,原本流暢奔馳於紙面的筆踩住煞車,沈默突然闖進學生會室。

 

「希覺得.....。」低著頭看不見表情,只能由聲音依稀猜出對方也許有煩惱。

 

「嗯?」

 

「希覺得.....喜歡上同性......是件很奇怪的事嗎?」

 

嘭咚。

 

心跳狠狠地漏去一拍,連帶將她的腦袋一併刷白。

 

「......欸,えりち怎麼忽然問這個?」盡可能讓聲音不要顫抖,希狼狽地扯過另一疊紙張作勢整理,沒有馬上聽見對方的回答,倒是自己的心跳聲在耳邊吵地惱人。

 

紙張沙沙摩擦,沒有驅筆繼續工作,絵里咬著唇抬起頭,清澈透亮的眼瞳求助似地望向總是能讀懂自己一切的那對翡翠,猶豫許久後才開口。

 

「我好像,喜歡上海未了。」

 

緊皺的眉宇,染上害臊的面頰,東條希誠實地想著此時此刻絢瀬絵里的表情絕對是她所看過最美麗的。

 

「......一點都,不奇怪喔。」

 

澄澈的天空出現了裂縫,開始崩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猫 的頭像
山猫

山猫的碎碎唸

山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