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總是會憧憬擁有最新上市玩具的同學,孩童們直來直往的感情讓他們難以隱藏對新事物的好奇,誠實地伸出手,為的只是能把玩在自己手中的短短數分。

 

隨著年齡增長,看得見摸得著的『物品』已不再具有過去那般的吸引力,取而代之的是他人身上看不見的『特質』。為了讓人們能體認到互補互信互賴,上天刻意不造出絕對完美的人,並悄悄推波助瀾,放大了幼時對新事物好奇的天性,讓人們相互吸引。

 

出眾的外表,高挑的身形,條理分明的思緒,優秀的成績甚至是高明的交際手腕,絢瀬絵里在一般人眼中一直是『完美』的代名詞,但鮮少有人知道,那對彷彿不曾沾染污泥,澄淨透亮的天藍寶石中藏滿了膽小不安甚至猜疑,沒有人是完美的,儘管她被認為是最接近那詞彙的存在,她也極想表現出完美的一面,過度努力,逞強不願歇息,身心亦為此殘破不堪。

 

『えりち真正想要做的是什麼?』已過放學時間的教學棟長廊,熟悉的學生會室門前,被夕陽拉的老長的兩道身影先是無聲對望,最後,東條希這麼對自己喊出了聲。

也許是累了倦了,絢瀬絵里再也無法穩穩戴住看上去總是不悅的嚴肅假面,沈重的壓力及無助潰了堤,面具碎成了一片片無助,在覆蓋鉛灰負面的天藍下起了雨。



接受轉變並無絵里一開始預期的那般艱難。湊足了九人的團體儘管起步艱難,搖搖擺擺地抓扶身邊偶爾投來的細小鼓勵,如初生的幼雛,小跳步躍上了枝頭,展開七彩的羽翼準備獨自振翅高飛。

 

離開危巢後的蒼穹浩瀚廣大,不曾想像過的美麗風景在絵里,在其他成員眼前展開,狹窄的小道成了一望無際的平原,一切皆不同於過去。



「絵里,這邊能麻煩妳看一下嗎?」

 

中音偏低的女聲隨著頂樓吹起的風被帶到絵里耳中,如夏日風鈴般悅耳。

離開小分隊的圓圈,耀眼的金色移動到沉靜穩重的海洋旁,一對天藍寶石中映出不屬於她自己的蔚藍。

 

園田海未擁有絢瀬絵里不具備的誠實,一板一眼,做事穩重的園田在某些方面與絢瀬相似,某些方面卻又極為不同。她不會對自己說謊,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對他人寬容對自己嚴謹,園田對所有人都是平等對待,她有著絵里沒有的特質,有著絵里所憧憬的特質。

 

於是絢瀬絵里被園田海未吸引了,天藍帶著連自己都未察覺到的溫柔直勾勾望入那對琥珀,正直、誠實、穩重、專注,絵里甚至認為一直以來緊緊跟圍繞著自己的形容詞彷彿是為了讓她將它們交付給真正的主人才跟隨至今。

 

弓道、劍道長期磨練下所結成的薄繭挲挲將紙張分開,食指滑過一行行綴滿註解的表演站位筆記,靠近那深沈而幽靜的海洋,對方仔細的說明進了絵里耳中,內容卻沒敲入心底。

 

「絵里?妳有在聽嗎?」

 

「啊,抱歉。」

 

抬眼看去,只見後輩向自己投來視線,濃稠的蜂蜜色融著淺顯易見的疑惑,絵里將目光移回紙面,唇角勾起弧度。

 

「剛才不小心走神了,能再說一次嗎?」

 

然後,悄悄地使了壞。



某日在走在通往學生會室的路上,彎過轉角正巧撞見那位廣受一年級崇敬的後輩收下了對方扭捏遞上的信封,長髮沒能掩住那孩子臉上的紅暈,信方離手,曲身禮貌道別後便迅速離開現場,任誰都能一目了然的告白場景。

 

「海未果然很受歡迎呢,那是一年級的孩子吧?」天藍惡作劇地細起,指尖點上話題主角的臉頰,出口的問句飄著濃濃好奇與調侃。

 

「絵、絵里?」肩膀誇張地震了下,欲蓋彌彰地打算將信封藏入外套口袋,過剩的反應對於公務繁忙的學姊來說真是再好不過的舒壓。

 

聽完海未對數封告白信件的誤會,以及事後的處理辦法之後,現任學生會長似是完全不在意人群目光,毫無形象地在人來人往的長廊上抱住肚子大笑一番。

 

「海未還不懂這種事情呢。」指尖抹去眼角笑出的淚,絵里給出感想,臉上的笑似是無奈又似寵溺。

 

啊啊,這人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呢?

 

難為地垂著眉,向來對所有人皆平等,家教嚴謹的園田海未相當不會拒絕人,尤其又是對自己的好意。相較於自己的兩位青梅竹馬,園田海未沒有高坂穂乃果的自由奔放有勇無謀,也不同於南ことり是個標準,舉手投足彷彿皆會冒出粉色泡泡的『高中女生』,園田就是紀律的代名詞,無時無刻對他人平等溫柔是她一直以來不曾改變的習慣。

 

若要說有誰在園田海未心中是『特別』的,也只有那兩位相識十餘年的青梅竹馬了吧。

 

「作為感謝海未陪我聊天的謝禮,我告訴妳該怎麼回信吧。」促狹一笑,絵里靠近一臉困擾的可愛後輩耳邊,水靈靈的大眼一眨一眨。

 

「謝謝妳喜歡我,可是我已經心有所屬了,對象就是我最愛的⋯⋯青梅竹馬,高、坂、穂⋯⋯。」在心中譜好的惡作劇台詞在出口前被自己下意識地踩了煞車,不自然的斷句讓氣氛凝結了一瞬,視線僅僅在極短的時間內游移,絵里面不改色地繼續說到。

 

「啊啊啊啊啊啊——!」不等她把話說完,如同期待地,海未漲紅著面頰慌忙打斷學姊的胡言亂語,顧不得手上仍捉著信封,握起拳敲在絵里肩上表示抗議。

 

「妳、你在說什麼啦!」

 

「欸~難道不是嗎?如果對象是穂乃果的話相信大家也會認同的啊,『既然是穂乃果學姊就沒辦法了,兩位請一定要幸福喔!』這樣的~」不知何時徹底入戲,絵里掏出手帕點在眼角,擦拭那根本不存在的眼淚。



閒談結束,回身將雙手背於身後,絵里仍掛著那副淘氣的壞笑,心中盤算著等會兒要怎麼向自己的得力助手報告這條有趣的八卦,束起的金髮在轉身之際於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在光線照射下絢爛奪目。

 

離開絵里的視線,園田海未注視著那閃耀著光芒的背影。

 

「跟海未不同,我可能挺花心的吧。」

 

方才絵里那語自嘲仍言猶在耳,心中不明白為何起了微風漣漪。

 

「我還是會⋯⋯等妳的。」

 

悄聲的回應被淹沒於來往的人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猫 的頭像
山猫

山猫的碎碎唸

山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