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總是會變的。」

 

「以前是,現在不一樣了。」

 

「原因?就⋯⋯不愛了吧?」

 

那孩子歪著腦袋短短思考數秒,空靈的大眼裝滿純粹,一句輕描淡寫的回答後便低下頭,面帶淺笑的編輯寫給另一位前輩的訊息。

 

村山彩希愣在原地,張著嘴發不出任何聲音。


 

 

 

晨光透過鵝黃色的窗簾灑進室內,在純白的被褥上鋪了層淡黃,面向陽光的村山彩希受到打擾,醒了過來。

 

揉著眼從床上坐起,棉被隨之滑下,露出了白皙的肩頭,沾上略寒的空氣。

 

一對黑眉低下垂著,偏高的眼壓、慘白的臉色,還有難以忽視的黑眼圈,道出此人昨夜並無好眠。輕輕甩甩腦袋,彩希的視線停在雙人床另一側,還停留在夢鄉的人兒的臉上。

 

伸出細長的指輕撫對方柔軟的面頰,未上妝更顯那孩子的蒼白,小指滑過緊閉著的薄唇,缺少口紅的妝點,竟是毫無血色。

 

——跟那人不一樣,她的話,會是更厚一點點。

 

彩希一愣,用力甩了甩頭,把剛才失禮的想法強制逐出,然而回憶的片段卻如走馬燈般,一幕幕懷念在腦海裡越發鮮明。

 

自己的主動接觸、張開雙手時對方立即投入懷抱的親暱、表演中藉著舞蹈動作,偷偷點上的唇瓣。

 

這並不是個好現象,為什麼在這種時候還會回想起來。皺緊眉頭,彩希用雙手摀著臉,止不住渾身的顫抖,壓抑不住的情緒化為兩個音節宣洩而出,微弱的氣音載滿了無限悲懄。

 

「なな⋯⋯。」

 

「嗯?」

 

一道微弱的呼喚打斷思緒,彩希愕愣的抬頭,只看到應該還在沉睡的孩子卻醒了過來,下一秒竟是撐起身子,用被棉被暖的溫熱的指尖為她拭去眼眶旁的晶瑩。

 

「對、對不起,吵醒妳了?」

 

「覺得聽到ゆうちゃん在叫我,所以就醒來了。」

 

岡田奈奈打了個哈欠,理理被壓的亂翹一通的淺色短髮,在整理瀏海時看見坐在面前的人仍在微微顫抖,便拉過毯子將她完全包覆。

 

琥珀色的瞳對上游移著的淺灰,她明白彩希的欲言又止。

 

「又想起她了?」

 

「⋯⋯。」

 

「我明白喔,明白ゆうちゃん不是在叫我,但因為名字一樣,就擅自這麼認為了。」

 

奈奈苦笑,她已習慣彩希會在惡夢中想起那孩子,也習慣了對方夢醒後喚著發音相同,卻不是她的名字。

 

雙手捧起彩希的臉,空洞的眼瞳中蓄滿了悲傷與愧疚,最後化作成串的淚滑落而下。

 

「我、對不起、我不是⋯⋯。」

 

「我明白喔。ゆうちゃん從來沒有把我當作替代品。」

 

但妳也從來沒有正眼看過我呢。

 

了然於心的,奈奈用拇指抹去她不斷溢出的淚水,淺淺勾起嘴角,口中道著無盡的諒解及溫柔,卻仍是抹不掉彩希浸了滿身的罪惡感。

 

村山彩希和岡田奈奈在人前人後均是無話不談的好友,同年齡的兩人有著相契合的價值觀,擁有許多只有彼此才懂的習慣和秘密。

 

像是岡田奈奈知道村山彩希依舊戀著誰,仍是不在意的全心付出;以及清楚明白奈奈的心意,卻自私的享受著她的好,心中繼續念著已逝去的感情。

 

兩個人一樣殘忍,一樣狼狽,一樣難堪。


 

「なぁちゃん、我們不要再這樣了好不好。」

 

拉開奈奈的手,彩希一對泛紅的眼鑲著厚厚的悲傷,她無法繼續躺她的懷裡思念著另一個人,奈奈給的溫柔太過濃烈太過燙人,每一次的擁抱都會在她心中燒出新的傷口,灌入更多的孤寂。

 

「ゆうちゃん不喜歡我嗎?」

 

「不是這個問題!」

 

推開對方欲接近自己的身子,彩希幾近崩潰的喊出聲:「妳知道我放不下她!知道我忘不了!也知道我根本就⋯⋯。」

 

「根本就不曾用那樣的眼神看我。嗯,我知道。」

 

「那妳還⋯⋯。」

 

「吶,ゆうちゃん。」

 

像是絲毫沒聽見對方的哭嚎,奈奈傾前,蜜一般濃稠的視線中融著彩希熟悉的愛戀、溫柔,還有一些她無法辨明的情緒。

 

「我喜歡彩希喔。就像妳喜歡著另一個『なな』一樣。」

 

溫熱的氣音吐在耳畔,像黏稠的蜘蛛絲般漸漸纏繞,彩希噤聲,揪著床單的指尖逐漸泛白。

 

「只有我能夠填補彩希的空虛,只有我能給彩希一直想從『なな』身上得到的。」

 

攀上背脊的手刺激著感官,淚水已經止住,悲傷被置換成另一種熟悉的情緒。

 

「『ゆいりさん。』」

 

另一個『なな』慣用的稱呼讓彩希本就混亂的理智徹底斷線,朦朧的視野看不清,她傾身緊緊抱住眼前的人,瘋狂的吻上她的唇。

 

這樣就對了。零距離讓她看不清彩希的表情,但她不需要,也不打算看清。

 

數不清第幾次把對方壓在柔軟的床鋪上,奈奈熟練的調整好角度,轉身拉過棉被覆在自己身上。

 

「要開始了喔,『ゆいりさん』。」

 

滿意的聽著下方的人倒吸一口涼氣,岡田奈奈低下身吻上村山彩希的唇,溫柔的火焰燒灼著兩人,遍體鱗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猫 的頭像
山猫

山猫的碎碎唸

山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