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車水馬龍的車站大樓,路過的行人踩著繁忙和急促,她一人貼在灰黑的水泥建築一角,讓來往的車輛用車燈閃過一下又一下的光亮。

 

張口,白色的吐息散入空氣,一陣風吹來,冷不防地鑽進圍巾的空隙,刺的她反射性地縮了縮脖子。從口袋翻出手機,距離約定時間還有十分鐘,她靠上牆壁,畏寒的摩擦著雙手。


 

村山彩希平時沒有提早赴約的習慣,事實上,與那孩子的約定她通常才是晚到的一方。

 

也許是久違的連假讓她忘記了打發時間的方法,下午的空閑長的惱人,她捨棄了有著溫暖空調的房間,穿戴整齊,提早出現在相約的地點。

 

絕對不會承認其實是想她了,想念那頭蓬鬆的栗色短髮,想念那對總是直勾勾望進自己心底的深邃琥珀,想念看著自己時總會溫柔彎起的唇角。

 

『ゆうちゃん。』

 

還有那專屬於自己的親暱稱呼。


彩希伸手將碎髮勾到耳後,下一刻便在低溫中掙扎著是否要特別為冬天的低溫暫時放棄這個習慣。

 

忘了戴手套的雙手被凍的有些疼痛,稍微吹點風便會感受到刺骨的難受,彩希睜著一對大眼東張西望,思量著乾脆彎進車站附近的咖啡廳或書店等待,卻在想到自己不算優秀的視力時果斷放棄。

 

「早知道就在家把電視節目看完了⋯⋯。」嘟起嘴自言自語,埋怨著遇上那孩子便會沉不住氣的自己。

 

細起眼看著車站前的人潮來來往往,紅綠黃,還有更多更繽紛的光線交錯,恍惚中,彩希想起最近和那人最近的一通電話。

 

『我明天會提早結束!』

 

『我們去約會吧!』

 

電話那頭的孩子拉高聲調這麼說著,語氣是滿滿的期待和喜悅,透過話筒傳進忙碌了整天的彩希耳中,像片片羽毛柔軟又溫暖,輕而易舉的抹去被工作壓著的疲憊。

 

高中畢業後選擇了不同道路的兩人,徹底踏上了迥異的日常,奈奈繼續在校園中求學,有些繁重,卻不枯燥的課業讓她每日充滿挑戰;反之,彩希則是接下了家中工作,提早一步踏入煩悶無趣的社會。

 

儘管不討厭,她偶爾仍是會羨慕奈奈的學生身份,明明年齡相同,世間對於學生總是多了一份寬容。


 

距離會產生疲憊,同時也會催生出更多愛戀,當彩希發現自己會在想起岡田奈奈這四個字時自動掛上微笑,驚訝後忍不住懊惱的扶額嘆氣。

 

如影隨形的關係在畢業的同時劃上句點,第一次發現原來沒有奈奈的時間過的這麼緩慢,原先七彩的世界也少了層亮度。

 

『下週可以去見ゆうちゃん喔。』

 

再隨著她的一句話刷上更亮麗的色彩。

 

「這是重症。」

 

回想起辦公室熟識的前輩一句仿若算命仙的鐵口直斷,彩希竟是找不到話語反駁。


 

想見妳,想跟妳天南地北的聊,想窩在妳的懷抱裡撒嬌。

 

 

將圍巾拉高蓋過嘴,吐息在柔軟的羊毛裡轉了轉,鋪上泛紅的鼻頭。

 

燈號由紅轉綠,白霧散去,彩希眨眨眼,在人山人海中捕捉到閃著獨一無二光芒的身影。

 

朝思暮想的那孩子穿過人群吵雜走向自己,身後一輛轎車經過,柔和的鵝黃色光芒打在身上,照亮她滿面的燦笑。

 

「ゆうちゃん!」

 

彩希微笑,邁步踏出灰暗的小角落,迎向對方的擁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猫 的頭像
山猫

山猫的碎碎唸

山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